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所以次信息的隐瞒属于重大性质

2018-01-08 11:53

原告要能成功起诉被告,(仅仅是起诉,并非指最终裁决一定是对原告有利),那么,原告的诉讼状必须能够充分阐明被告存在重大不实(虚假)陈述(包括隐瞒重大信息); 而且,原告的诉讼状必须能够令人强有力地推导出,被告的行为在主观意识上属于欺诈(scienter), 包括:知情而故意(knowingly) 和 疏忽大意(recklessness)。

这个信息的隐瞒导致了公司盈利局面的改变,或者盈利趋势的改变;新东方诉讼案件,从目前来看,还不符合这个情形;

美国联邦证券集体诉讼如要获得成功起诉,则诉讼状必须要能够同时满足五个重大要素(重大不实陈述/信息隐瞒:重要性;欺诈要素,证券交易的实际发生,信赖要素,损失的因果关系)。其中最为关键的两个是重要性原则(materiality) 和欺诈性要素(scienter)。

也就是原告所指控的内容从理性投资者投资决策来看,是否属于重大内容?这涉及到重要性原则如何具有运用到本案的问题。重要性原则需要从定量和定性两个角度考虑。

这个信息的隐瞒其实有助于公司管理层增加其个人报酬;这个情形目前也不明显,难以成立。

从定性角度看,虽然有些信息从数据金额或者比重上看不大,但是对投资者的投资决策十分重要。从美国证券诉讼案例法角度看,通常包括这些情形:

本案所涉及的业务内容是新东方的留学咨询业务,从新东方年报披露看,这是其2016年七大业务版块内容之一,不过不是最为核心的业务。其收入不会超过新东方年度总收入的10%。 当然,从定量的角度看,5%就可以构成重要性原则。但是,目前的诉状内容十分简单,原告并没有指出到底新东方所谓的此等留学咨询造假业务占其总留学咨询业务的比重有多大?所以,原告的指控最多也只能说明,新东方留学咨询业务中存在某些造假行为, 但是留学咨询业务本身是新东方总体业务中很小一部分业务(最多也不会超过10%,见下图新东方业务分部信息),所指控的造假行为对应的收入金额具体比例是多少也不明确(unspecified portion)。

当然,原告可能会从股票市场的价格波动(新东方当天股价暴跌)的角度来说明,投资者其实十分看重该信息,所以次信息的隐瞒属于重大性质。但是,股价的波动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比如市场的过分恐慌等等;而且,从美国证券法的案例看,仅仅是以股价的大跌是很难以证明信息的重要信,关键还是要看该信息本身是否属于应该对外披露。

也就是说,这个造假行为仅仅是个案?还是普遍情况?目前诉状并没有指明,而要做到这个具体指控难度很大,所以新东方可以从这个角度驳斥原告。

如果新东方仅仅是某些个别员工存在留学咨询的造假行为,从公司层面来看,并不需要对此做出具体的披露,一般性的风险披露足矣。

从目前诉讼状来看,原被告双方可能的争辩焦点也会在这两点。接下来《跨洋大鏖战》作者卓继民向大家稍做简单的分析。

网站统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