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何况这个初涉领域并非利基市场

2018-01-04 11:56

难题往往是契机所在,困境面前,国人向来奉“抱团取暖”、“相濡以沫”、“同舟共济”为首取之策。面对国际航运巨头的竞争,“三大航”各方与其各自为战、孤军拼争,毋宁集团作战、合师突围,夺回失去的市场份额,进而与国际巨头天空争雄。笔者还认为,对于“三大航”货运自身的生存与发展来说,如果取合并之策,不仅仅带来量的叠加,通过规模的提升,打造更健全的航线网络,科学调配资源,还能提高资产运营效率,更为重要的是还会提升议价能力。相信“三大航”已经尝够了议价能力弱势的苦涩。没有了相互倾轧,合并后的“三大航”货运,将拥有一定的垄断地位,其议价能力大大增强。

“三大航”货运不论是合并或是产业重新布局,无疑都是航空业的一次重大结构调整,自然会带来新的投资机会和利益格局变化。正因为如此,笔者提醒投资和业界注意,“三大航”货运合并或结构调整后,将会遇到新的困难、矛盾和未知。如复杂的股权结构、盘根错节的利益网络,以及新成立的“超级货航”能否与原“三大航”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如利用其客机腹舱辅助运输)等。当前,航空货运正处在改革与发展的关键点,正如《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所指出的那样,“国有资本投资运营要服务于国家战略目标”,航空运输正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一环。国家民航局副局长周来振所提出的打造“亚洲最大的货运航空”,无疑是一项重要的国家战略目标。实现这一重大战略目标,无论具体的举措和实施路线如何,“三大航”货运改革均势在必行,需要航空货运当局乘势而上,拿出大手笔。

这里提醒当事各方,“三大航”货运如果采取合并之策,笔者不赞成从航空货运公司一蹴而就转型为物流集成商。急于大幅度转型未必是个好主意。如果那样,新的公司将面临一个未尝涉足的全新领域,诸如组织架构的匹配、人员技能的培训、物流网点的建设都将成为棘手的问题。盲目的去中介化,很可能让公司失去本身可利用的丰厚资源。何况这个初涉领域并非利基市场,早有国内外巨头栖身于此。竞争同质化严重,贸然闯入的“菜鸟”只会坠入“红海陷阱”。对此,笔者的建议是,从前述产业链条中间即“航空货运公司”逐渐向两端延伸,边整合边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最终完成供应链垂直整合。这样,随着整合带来的议价能力的提升,重塑客户关系,与掌握货源、拥有物流网络的货代公司结成“朋友圈”(针对不同的货代公司实行价格歧视,结合长期合同与竞价机制),比起完全自建物流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成本和固定资产投资。

网站统计
RSS